我吊唁的土炕_主页

六合银行当前位置: 主页 > 六合银行 >

我吊唁的土炕
更新时间:2019-03-05
 

现在,奶奶家早就随着老房改造搬入了新楼房,土炕也随之不了了之,取而代之的则是那宽大松软的席梦思床,可是,就像奶奶说的,这床太软,怎么睡都觉得仿佛少了点什么。

我小时候,可能说是睡在奶奶家的土炕上长大的。那时候的冬天可真冷,只有是入冬,奶奶家的屋门口断定就会被厚厚的冰给冻住,想要进门或是出门都需要费一番力气才行,就连玻璃窗上也总是铺满了厚厚的一层霜花。被阳光照过的霜花,晶莹剔透得如同钻石闪耀般分外丢脸。可是不管外面有多冷,奶奶家里的土炕总是烧得热乎乎的,那种睡在土炕上既踏实又暖和的感到,是当初的空调地热都不可比拟的。

每到过年的时候,就是奶奶家里最热闹的时候了,七大姑八大姨都回来过年了,为此奶奶总是提前备好各种年货等着儿女们回来团聚,当然还要准备好很多床棉被,整齐地叠好放在炕梢。那时一个炕上能住十多口人,老老小小的都住在一起,到了晚上铺好大通铺,各自钻进被窝,就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唧唧喳喳地说个不停了。姑姑们和爷爷奶奶唠唠这一年来的家长里短,各自的变革,我们这些小孩子则嘻嘻笑笑地说些有趣的话题,在那样漫长酷寒的冬夜里,笑声总是一直地从这个土炕上传出,那种惬意又自在,亲切又踏实老是让我难以忘却。直到当初,在我的梦里偶尔还会浮现那一幕幕情景:那土炕上的一张小方桌,那铺好十多少床棉被的大通铺,还有那随时都烧得灼热滚烫的温暖土炕。

记得每当放寒假时,姑姑家的弟弟妹妹们就会跟我一起住在奶奶家,直到过完整个寒假。那时的我们总是围坐在炕头那张小方桌上一起写作业,一起剪窗花,一起打扑克,当然咱们最喜好的还是让奶奶在烧炕的灶坑里给我们烤地瓜和土豆吃,土炕烧得越是滚烫,灶坑里的地瓜和土豆烤出来的才会分内地香甜。有时候,咱们也会抓一把毛嗑跟花生,塞在炕头的棉被底下,被土炕“烙”过的花生,煳香煳香的更好吃。

在看2019年辽台春晚的时候,里面一个名叫《上炕吧,亲家》的小品成功地吸引了我的留心力,里面围绕着土炕所发展的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件节,勾起了我对幼年时土炕的那些回忆。